首页 资讯 财经 国内 专栏 生活 关注 图库 艺术 关于

产经

旗下栏目: 宏观 商业 金融 产经

一位中年女人梦碎乳山:跨千里买海景房背后的“看房团”乱象(3)

产经 | 发布时间:2020-11-18 | 人气: | #评论#
摘要:不过,在明文规定和监管严打之下,当地依然存在售后包租的现象。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威海市政府官网、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就有购房者称,在悦澜湾

不过,在明文规定和监管严打之下,当地依然存在“售后包租”的现象。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威海市政府官网、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就有购房者称,在“悦澜湾”购房,被承诺可“售后包租”。
 
今年5月6日,有购房者在威海市人民政府官网投诉,自己在2019年10月被带去乳山的“悦澜湾”看房,销售经理告诉他,买房后可以“无忧托管,包租返租”,每年返总房款的5%,约4万元。
 
“销售跟楼盘负责人的引诱误导下我交了5万的定金跟1万的优惠券”,该购房者称,事后他才知道“售后包租”行为违规,求助追回这笔钱。
 
此外,公开的文书案例和媒体报道,也显示乳山房产市场存在“售后包租”的现象。
 
一份公开的裁判文书显示,2018年4月25日,余梅与“富大房地产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了一套83平米房子,同一年10月27日支付了743444元的总价款。付款后,双方再次签订《房屋委托经营管理合同》,余梅将房子委托给富大房地产公司经营管理,托管期为四年当中的44个月。据合同,房屋托管期间富大房地产公司四年支付余梅租金为总房款的22%。
 
但此后,富大房地产公司并未支付租金。其辩称,房子总价90多万元,而不是余梅认为的74万元,余梅支付的房款已经是90多万元减去租金部分。余冬梅解释,商品房买卖合同的日期系“倒填”,富大房地产公司直至2019年8月份才将该合同交付给她,她一直认为房屋总价为90多万元。
 
乳山法院审理后认为,余梅已在认购书中手写注明“托管四年租金已抵房款”,后又在签署委托经营管理合同保证书中签字,确认已收到托管经营的返利租金227940元,且承诺将涉案房屋交由他人租赁经营,应当认定涉案商品房买卖实际是一种商品房“售后包租”行为。
 
《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不得采取“售后包租”或者“变相售后包租”的方式销售未竣工商品房,但涉案商品房在出售时系现房,并非未竣工的商品房,故“售后包租”行为并不违反上述规定。
 
最终,乳山法院驳回了余梅的诉请。在余梅上诉后,威海中院依旧维持原判。
 
不过,相比于王庆华、余梅与房产开发企业的“售后包租”纠纷,李泰则在拿到部分“售后包租”租金后与房产开发企业闹上法庭。
 
裁判文书显示,李泰在“威海广澳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处购买了一套其开发的商铺,总房款913900元,签合同时交了首付款463900元。购房后,双方签订“售后包租”合同书,约定租期自2011年7月1日起至2021年6月30日止,十年时间广澳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向李泰每年支付总价款8%的租金。
 
但李泰在收取4年租金190881元(拖欠101393.40元)后,威海广澳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不再支付租金,称双方签订的“售后包租”合同违反相关规定,应属无效,主张解除“售后包租”合同。
 
对于开发商的“自证违规”行为,双方闹上法庭。经历一审、二审后,最终威海中院维持一审判决,威海广澳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给付李泰剩余租金539991元。
 
针对开发商“自证违规”这一点,在澎湃新闻记者梳理的多个案件中,法院在审理时均认定,前述《办法》系原建设部发布的部门规章,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且双方订立合同不存在非法目的,故合同有效。开发商以自身违反该《办法》为由主张合同无效不成立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法院不予支持。
 
“看房团”乱象
 
在这些纠纷背后,则是外地“看房团”存在的乱象。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为了吸引这些外地房客,其他城市的房产经纪公司会进行“代销”获利。
 
一份公开的裁判文书曾披露外地房产经纪公司为乳山海景房“代销”的获利情况。在该起纠纷案中,北京琳轩阁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与乳山松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系代销关系,代为销售坐落于银滩旅游度假区的“闻莺苑”小区房产。根据提成,业务员介绍成交量三套房产,佣金按照总价款12%结算。
责任编辑:良贤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国内 | 专栏 | 生活 | 关注 | 图库 | 艺术 | 关于 | 名人堂

Copyright © 2014-2016 中国经济报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7457号

电脑版 |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