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财经 国内 专栏 生活 关注 图库 艺术 关于

科技

旗下栏目: 科技 汽车 健康 旅行

学术会议为何井喷?突击用经费式会议、晋升“加分”会议扎堆

科技 | 发布时间:2020-11-19 | 人气: | #评论#
摘要:冯丽妃/中国科学报 2020-11-19 08:05 字号 距离2020年底仅剩40余天,最近线上线下学术会议扎堆举办,在疫情之后尤显突出。记者就在不同场合听到有科研圈里人感叹: 快到年底了,经费不花就

冯丽妃/中国科学报

2020-11-19 08:05

字号
距离2020年底仅剩40余天,最近线上线下学术会议扎堆举办,在疫情之后尤显突出。记者就在不同场合听到有科研“圈里人”感叹:
 
“快到年底了,经费不花就要收走了,学术会议搞起来。”
 
“想晋升教授?你组织过国际会议吗,在国际会议上作过报告吗?”
 
“现在的会议没有‘国际’‘高峰’不香。”
 
“一周开两三天会,这一周就废了。一个月开两三次会,这一个月就废了。”
 
承载着各种应有和不应有功能的学术会议,让组织者和参与者不堪其扰,却又不得不疲于奔命。会议井喷,影响着国内整体学术会议的“含金量”。
 
在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江晓原看来,很多形式大于内容的会议都是“学术泡沫”。“现实中我们不能奢望把所有泡沫都消除干净,适度的学术泡沫也不一定是洪水猛兽。”他说,“但现在的问题是泡沫过多了。”
 
当前国内学术会议究竟存在哪些乱象或泡沫?它们如何产生?又应怎样应对?《中国科学报》就此采访了多位专家学者。
 
突击会议
 
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召开的线下会议数量大幅减少,近日记者在一次采访中了解到,某课题组还余60多万元会议经费。如果年底花不出去,这笔经费将会按要求返回。那将会让拨款单位认为他们此前申请的经费大于实际需求,导致来年经费减少。
 
于是,该课题组决定召开一次大规模的学术会议,把这笔钱花出去。这种现象被称作“突击开会”。
 
“突击开会明显是浪费。”南方科技大学物理学教授李淼对记者说。通常,国家层面如科技部、基金委的项目经费没有这样的要求,有比较长的使用区间;而地方财政往往要年底结算,且结算较早(如12月中旬),一些钱就必须在此之前花出去。
 
对此,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军平告诉《中国科学报》:“有时上级部门经费下来可能就到了年底,而按很多项目任务书的要求,年底要把它花掉。拨款和预算两者之间没有很好地吻合起来,导致用款的时间非常短。”
 
“这个现象可能是中国独有的,更深层的问题不在会议的表象上,而在制度上。”南京农业大学园艺学院教授程宗明对一些拨款单位为什么没能尽早做这件事一直心有疑惑:“是太忙吗?”他表示,国外学会的经费大多不会和政府经费挂钩,不会要求在一定时间内把钱花完。
 
利用短暂的窗口期花掉一笔经费,开会显然并非唯一的办法。“但学术会议既可以把钱用掉,也可以让团队学到东西,一举两得。”张军平说。
 
突击会议的另一个问题是让参会者的日程安排变得艰难。程宗明表示:“正常情况下,多数会议主办方应该提前半年甚至更长时间把一个会议的时间定下来,这样可以让参会人员提前做出规划,不会因为时间重叠错过一些工作。”
 
不过,在江晓原看来,经费突击花费的整体情况在好转。一方面,国内科研经费比以往充足,很多单位即使年底经费花不掉,第二年也不会因此减少。另一方面,除了行政拨款外,高校和研究单位的资金来源已经变得更加广泛,很多经费使用并没有年度性的限制。
 
不过,江晓原坦言,即使是科研院所和高校,也存在贫富不均的情况。“有些单位可能经费比较紧张,越短缺越容易产生恐惧,担心不把钱花掉,第二年会减少拨款。”
 
“加分”会议
 
在不少学者看来,造成会议数量激增的另一个原因是,很多管理部门把个人晋升与是否主办过一定级别的学术会议相挂钩。甚至一些项目申请中也列了明细,以此作为评价标准。
 
“如果每一个想升正教授的副教授要举办一个国际会议,每一个要申请项目的PI要主办一个国际会议,那得有多少国际会议要开?”李淼颇有些无奈地说,即便是南方科技大学这样一所改革型的大学,也未能逃脱这一考评机制。
责任编辑:良贤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国内 | 专栏 | 生活 | 关注 | 图库 | 艺术 | 关于 | 名人堂

Copyright © 2014-2016 中国经济报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7457号

电脑版 |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