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财经 国内 专栏 生活 关注 图库 艺术 关于

体育

旗下栏目: 红木 军事 娱乐 体育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报告:尿检官涉嫌作伪证,孙杨的母亲起了最坏的作用

体育 | 发布时间:2020-03-05 | 人气: | #评论#
摘要:03-05 10:08 北京时间3月4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官网公布了长达78页的仲裁报告。在报告中明确提到,保安用锤子砸坏了装有血液的兴奋剂瓶子,同时运动员损毁了兴奋剂检测表格。而且在
03-05 10:08

北京时间3月4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官网公布了长达78页的仲裁报告。在报告中明确提到,保安用锤子砸坏了装有血液的兴奋剂瓶子,同时运动员损毁了兴奋剂检测表格。而且在报告中,仲裁庭还透露了为何孙杨早先配合检查,而最终却会拒绝检查,并采取极端方式的细节。

 此外,关于孙杨方面指出兴奋剂检测助理没有资质和授权,cas仲裁报告做出回应,认为提供的证据存在前后不一致,两种说法存在冲突,而最初的《保密声明》最后被cas方面采信。此外,报告中,孙杨母亲的名字被12次提及。cas甚至直言不讳地写道:“他的母亲似乎对儿子起了最有害作用。”

这份仲裁报告中主要列举了以下事实:

1、孙杨损毁了检测瓶,并撕毁了之前已经签字的检测表:

孙杨方面损毁检测瓶是因为当晚当兴奋剂检查官向运动员提示,不能遗留任何idtm材料给运动员,而孙杨方面为了不让血样被带走,于是将b瓶的外壳击碎,留下的血样,操作者是当晚赶到的保安,孙杨本人用手电筒对这一行为提供了照明。

由于当晚发生的这些事件,最终检测人员没能收集血液尿液样本,因此也不会有分析报告。

而根据wada相关的规定,检测瓶如有损坏样本将不再有效,所以尽管孙杨方面的队医巴震依然保有血样,但这份血样已经不再具有检测效用。

2、cas认为:孙杨方主观上并不希望血样被带走:

孙杨在庭审以及判决结果公布之后,曾展示了一段他与主监官的视频,视频中显示:三名检查人员跟孙杨在一起签署一份协议,协议里三名检查人员承认,因为没能出示充分的资质和证件,而未完成检测,检查人员同意不带走运动员样本。

这个视频被孙杨方认为是对自己有利的主要证据,表示不带走并销毁血样是主监官而不是孙杨方的意见,但cas方面认为,三名检察人员在这份由巴震起草的协议上签字,并不说明主监官和两位助理完全同意孙杨的做法,他们只是作为证人在文件上签字。

而根据以上这些陈诉,cas判断,主动阻止血液样本采集过程不是由兴奋剂检查官完成的,而是运动员完成的,或者是他的随行成员主动提出的,或者在他们的积极推动下完成的。

三名检察人员并没有主动停止检测,而孙杨方提供的证据,也不足以证明“是兴奋剂检查官建议运动员应销毁血样”。

相反,经过长时间的激烈讨论,并在反复尝试警告运动员可能带来的后果之后,检查官认为除了签字以外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遵守运动员退还其提供血样样本的要求。

在这方面仲裁小组注意到,运动员似乎具有强势个性,并且似乎期望应该允许他的观点占据上风,这一点在听证会也得到明显体现。

cas仲裁小组认为,在运动员不希望继续合作时,兴奋剂检查官试图说服运动员继续进行样本收集的效果是有限的。因为孙杨方始终坚持样本不能离开他的家。在这种情况下,cas小组认为兴奋剂检查官的职责是警告运动员要为可能造成的后果付出代价,事实上她遵守了这一职责。

3、检察官助理拍照的确不合适不专业,但并不构成孙杨方拒检的理由。

孙杨在证词中表示,兴奋剂检查助理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对自己拍照、录像。孙杨还强调,拍照事件再加上样本收集人员随后未能提供必要的认证和授权文件,最终导致了自己“暴力抗检”。

cas认为,在样本收集的过程中,除非有非常确凿的理由(比如收集证据或出于记录保存的目的),否则兴奋剂检查助理对运动员拍照或录像的行为是完全不合适、不专业的。

不过cas的相关条文已规定:“只要是在生理、卫生和道德上合规的情况下,运动员都要按要求提供样本,其抗议检查是无效的。”而证据也确实表明,兴奋剂检查官(dco)及时向孙杨通报了抗议检查的后果。

4、关键问题:建筑工人的兼职身份并不影响其收集样本,检察官以及两位助理的资质没有任何问题。

这一段比较复杂,简而言之就是仲裁组认为孙杨方面要求的资质证明是吹毛求疵在玩文字游戏。

责任编辑:网络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国内 | 专栏 | 生活 | 关注 | 图库 | 艺术 | 关于 | 名人堂

Copyright © 2014-2016 中国经济报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7457号

电脑版 |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