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财经 国内 专栏 生活 关注 图库 艺术 关于

专题

旗下栏目: 专题 地市 县域 乡情

当代国家安全体系中的生物安全与生物威胁

专题 | 发布时间:2020-11-23 | 人气: | #评论#
摘要:坡上的国安学 昨天 当代国家安全体系中的生物安全与生物威胁 刘跃进 【摘要】在当代国家安全体系中,以生物物种、基因、生态、技术等方面安全为主要内容的生物安全,是国家安全的

当代国家安全体系中的生物安全与生物威胁

 

刘跃进

 

【摘要】在当代国家安全体系中,以生物物种、基因、生态、技术等方面安全为主要内容的“生物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构成要素,但不是基本要素,而是次级要素;以“虫”“疫”等为主要威胁来源的“生物威胁”,是威胁危害国家安全的因素,具体来说是不同于“人祸”的“天灾”。2020年的“新冠疫灾”和2003年的“非典疫灾”,给人们的主要教训首先是如何有效应对“生物威胁”,其次才是如何保障“生物安全”。在与国家安全相关的生物领域,既需要以“保障生物安全”为目的且符合“生物安全”汉语语义的《生物安全法》(更准确的名称应是《生物安全保障法》),也需要以“应对生物威胁”为目的的《生物威胁应对法》。2020年10月17日通过的《生物安全法》,既有符合“生物安全”本意、以保障生物安全为目标的“生物安全”和“保障生物安全”的内容,也有本属“生物威胁”、以防控生物威胁为目标的“生物威胁”和“应对生物威胁”的内容。因此,需要在严格区分“生物安全”和“生物威胁”两个概念的基础上,将现有《生物安全法》的内容分为两部分,分别制定《生物安全保障法》和《生物威胁应对法》这样两部不同法律。

[关键词] 国家安全体系;生物安全;生物威胁;生物安全法;生物威胁应对法

 

新冠疫灾使人们空前关注起生物安全问题,但是“生物安全问题”并不仅仅是“生物安全”,还包括了“生物威胁”,以及其他一些与生物相关的安全问题。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只有科学区分当代国家安全体系中“生物安全”和“生物威胁”两个不同概念,才能进一步全面准确地认识生物与国家安全的多重关系,从而全面搞好与生物相关的国家安全治理。

 

一、生物安全与生物威胁的起源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生物物种面临多种威胁,生态环境遭受各种破坏的情况下,特别是“新冠疫灾”2019年底暴发以来,虽然人们经常讲到的是“生物安全”一词,而且自古对人类安全和国家安全具有更直接意义和价值的也是作为人类生存必不可少自然条件的“生物安全”,但是在人类历史上,最初引起人们注意的并不是一直“默默无闻”支撑人类生存发展的“生物安全”,此次“新冠疫灾”启示人们的主要也不是“生物安全”,而是“明目张胆”危害整个人类及每个个人生存发展的“生物威胁”。

从人类诞生之日起,地球上的生物就是人类生存发展必不可少的自然条件。自然界的植物果实、动物肉皮、微生物菌团,是人类生存发展天然的自然养料,它们在人类生存环境中的安全存在是人类安全存在的必要前提。如果自然界没有适合人类食用的植物果实和种子,没有能够供人类食用的动物肉和皮毛,没有在人体内帮助机体平衡生长的各种有益微生物,人类就难以生存和发展壮大,甚至难以获得基本的安全。因此,这些被人类食用、使用、化用的动植物和微生物的安全,亦即“生物安全”,就成为人类安全的前提和条件。只是由于在人类诞生初期,地球上能够供人食用、使用的植物动物相对于人类生存需要来说比较丰富,人体内默默滋养人体发育、成长、生存的微生物不为人知,因而人类根本不关注也没有意识到作为人类生存发展必要条件之动植物安全的存在,更没有意识到这样的“生物安全”是人类自身安全的基本前提和保障。相反,人类生存发展则在不断威胁和破坏着相应动植物的安全,破坏着生物安全。正是由于对于人类生存来说相应动植物丰富而不稀缺,微生物更处于人类视线和意识之外,因而人类不会认识到生物安全及其特殊的重要性。

因此,虽然客观上看,从本体论上看,在人类刚诞生的时候,甚至在人类还没有出现之前,生物安全就伴随着生物在地球上的出现而出现了,但在人类诞生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生物安全一直没有进入人的视野和意识,生物安全对人类意识和人类生活来说是不存在的。生物和生物安全对人类和人类安全的支撑和保障,在人类思想意识中长期处于休眠和隐性状态,没有被人类明确意识到,甚至连相应的“生物安全”一词也没有出现。生物及生物安全,在人类诞生后就一直在人们无意识、不关注、不关心、不珍惜的状态下默默地支撑人的生存发展和安全。

责任编辑:良贤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国内 | 专栏 | 生活 | 关注 | 图库 | 艺术 | 关于 | 名人堂

Copyright © 2014-2016 中国经济报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7457号

电脑版 |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