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财经 国内 专栏 生活 关注 图库 艺术 关于

教育

旗下栏目: 品牌 文化 教育 人事

“安全化”还是“安全议程化”

教育 | 发布时间:2020-11-23 | 人气: | #评论#
摘要:刘跃进 (国际关系学院 公共管理系,北京 100091) [摘要]汉语安全化一词,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存在,基本含义是使变得安全,即由不安全变得安全,指向的是由不安全变得安全的客

刘跃进

(国际关系学院 公共管理系,北京 100091)

 

[摘要] 汉语“安全化”一词,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存在,基本含义是“使变得安全”,即“由不安全变得安全”,指向的是由不安全变得安全的客观过程。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国学者在翻译介绍以巴瑞·布赞为代表的哥本哈根学派安全理论时,把这一安全理论中的securitization一词,也翻译为“安全化”。但是,哥本哈根安学派的securitization一词,含义与汉语中原有的“安全化”一词不同,不是“使变得安全”的含义,不是指“由不安全变得安全”的客观过程,而是指把原来不在安全讨论范围的问题纳入安全讨论范围之中进行讨论,因而是一个主观过程。因此,根据其理论解释与含义,哥本哈根安学派安全理论中的securitization一词,应准确汉译为“安全议程化”,而不应翻译为给人以误导的“安全化”。把一个不在安全议程内的问题纳入安全议程进行讨论,并没有改变这个问题究竟是不是安全问题的客观现实,改变的只是这个问题是否被纳入安全议程的主观认知。由于security一词在英文中的多义性,它在表达与汉语“安全”相同的“没有危险、不受威胁”的含义的同时,还可以表达人们对安全的感受,甚至可以表达安全行动、安全机构等等,因而汉语中表达“使变得安全”之含义的“安全化”,也可以翻译为英文securitization。

 

[关键词] 安全化;安全议程化;哥本哈根学派;国家安全学;概念研究;逻辑方法

 

 

一、不同含义的“安全化”

 

在“冷战”后国际上的“安全研究”中,“安全化”是一个非常重要且有其确切含义的概念。但是,“安全化”一词在汉语中的出现并非开始于这种具有非传统性质的“安全研究”了,也并非源于政治性的安全研究和国家安全研究领域。

根据资料检索,汉语“安全化”一词最迟在1958年就出现了。《中国药学杂志》1958年第9期所载天津市制药工业公司生产简报《天津市制药工业公司成立技术革命委员会》写道,该委员会“技术革命方向是‘八化’、‘四用’”,其中的“八化”就有一个“生产安全化”,具体内容是“改善劳动条件,保证安全生产。”显然,这里“生产安全化”中的“安全化”一词,表达是“使变得安全”的意思,具体来说就是“使生产变得安全”,了就是“保证安全生产”。这样一个“安全化”概念,描述的是一个客观过程,即在客观上由不安全变得安全的过程。

1959年,刘应修所写《抓喜秀龙草原散记》一文,记述当地藏族妇女参加兽医落疗所后,“她们提出口号,要提高技术,保证在今年更大的跃进中,实现全部牲畜安全化。”这里的“牲畜安全化”,描述的也是一个客观过程,即牲畜由死亡过多变得不怎么死亡,亦即由不怎么安全变得更加安全。

此后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正文中包含“安全化”一词的文献数量虽然不断增长,但主要都是人们生产生活领域的安全和安全化问题,基本含义都是使某个或某些安全主体变得更加安全,或者使某个或某些领域变得更加安全,而很少有涉及政治和国际政治领域的安全及安全化问题。

20世纪80年代后,题目中包含“安全化”的文献开始陆续出现,但直到世纪之交,此类文献的年度数量只有缓慢的增长。在“知网”数据库中,1981年开始出题名包含“安全化”的文献,此后到世纪之交各年度的文献数量分别是:1981年3篇,1982年1篇,1983-1986年间0篇,1987年1篇,1988年2篇,1989年0篇,1990年1篇,1991年1篇,1992年2篇,1993年2篇,1995年4篇,1996年4篇,1997年12篇,1998年9篇,1999年5篇,2000年9篇。

然而重要的是,在此期间,学术文献开始出现源于哥本哈根学派安全理论的“安全化”概念。罗天虹在发表于《教学与研究》1999年第8期的《哥本哈根学派的安全理论评析》中,在“安全的定义与安全化理论”一部分,初步探讨了哥本哈根学派对安全概念的理解,及其关于“安全化”和“反安全化”的理论。虽然此后几年,涉及哥本哈根学派“安全化”概念的汉语文章增长并不明显,具有数量和题名在知数据库中分别是:2000年1篇,题名《生态城市研究》;2001年1篇,题名《我国大城市道路系统存在问题及其更新改造研究》;2002年2篇,题名《国际政治理论的社会学转向——建构主义解读国际政治》和《关于在广东省建设绿色养殖场的初步探讨》;2003年3篇,题名分别是《安全与非安全化——哥本哈根学派安全研究》《对哥本哈根学派的几点质疑》和《国际关系还可以这样研究——<国际关系学当代名著译丛>介评》,但非常明显的是,题名点明是直接研究哥本哈根学派及其“安全化”理论的文章明显开始增长。事实上,2003年2月,朱宁翻译了哥本哈根学派的1998年出版的《安全:一种新分析框架》(Security:A New Framework for Analysis)一书,并中文版书名定《新安全论》。尽管后来人们对这本书的翻译质量有些诟病,但哥本哈根学派的“安全化”和“反安全化”理论对中国学界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这个译本开始的。

责任编辑:良贤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国内 | 专栏 | 生活 | 关注 | 图库 | 艺术 | 关于 | 名人堂

Copyright © 2014-2016 中国经济报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7457号

电脑版 |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