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财经 国内 专栏 生活 关注 图库 艺术 关于

国际

旗下栏目: 高层 国际 时政 热评

纳卡停火背后:亚美尼亚从“我们赢了”到“再也打不下去了”

国际 | 发布时间:2020-11-23 | 人气: | #评论#
摘要:澎湃新闻记者 汪伦宇 喻晓璇 2020-11-23 06:29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座年久失修的教堂孤立在废墟中,西墙依然高耸完好,在菲祖利这个纳卡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破败的小镇中显得十

澎湃新闻记者 汪伦宇 喻晓璇

2020-11-23 06: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座年久失修的教堂孤立在废墟中,西墙依然高耸完好,在菲祖利这个纳卡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破败的小镇中显得十分突兀。时至今日,已无人知晓何种教派曾在此活动,连它的名字都遗失在冻结的时间里。
 
1993年8月23日,17000名居民匆忙打包行囊,干粮、铺盖被胡乱塞作一团,人们在荷枪实弹的亚美尼亚士兵监督下离开了家乡。这些人中绝大部分都是阿塞拜疆人。懊丧的人流缓缓消失在黄昏下,在物理和记忆两个层面上,小镇菲祖利彻底化为了一座死城。
 
27年后的秋天,阿塞拜疆人又回来了。“看看这一切吧,看看这毁灭、破败和遗忘,除了废墟,菲祖利什么也没有。”阿族军官纳提克年轻的脸庞上并无喜色,他告诉法国《世界报》,“他们(亚美尼亚人)大动干戈,将数以万计的人逐出家乡,难道仅仅是为了把城镇从活人手中剥离,然后弃置于荒野而不顾?”
 
纳卡地区的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围绕纳卡的争端肇始于1988年,并于上世纪90年代爆发战争。1994年战争结束,亚美尼亚占领纳卡及其周边7个地区。自那以后,这些地区一直被亲亚美尼亚政府的亚美尼亚族人控制。但30多年来,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围绕纳卡的争夺仍未停止。今年9月,双方再次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在6周多时间里,阿塞拜疆军队逐步占据了优势。
 
土耳其军援支持下的阿塞拜疆军队在今年10月下旬夺取了菲祖利。亚美尼亚军队败走时,甚至没来得及移走军火物资,满满的机枪子弹盒被随意丢在马路拐角,还有不少苏制D-30牵引式火炮的122毫米口径炮弹散落地面。
 
菲祖利离西北方向的舒沙只有40公里之遥。11月7日,人们在菲祖利能清楚地听见舒沙城中的D-30火炮轰鸣怒吼。在那场激战中,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军队在城区附近来回拉锯,几日之后阿军占据舒沙。这是纳卡地区最大的城市,阿军得手后,将可以轻易对纳卡地区剩余亚美尼亚军发起新攻势。11月9日,凭借此胜,阿塞拜疆军队迫使亚美尼亚签订了44天以来的第四份停火协议。
 
与前三份形同废纸的文件不同,这次协议达成后,俄罗斯火速将2000名士兵和近百辆装甲车派往纳卡,开展维和行动。交火双方基本停止了军事行动,一派令行禁止的气象。在阿、亚两国首都,悲欢互不相同。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居民上街大肆庆祝胜利,而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市民们则垂头丧气,难以接受败局。
 
“最后的祈祷”
 
“我弟弟在保卫菲祖利的战斗中受伤,和他一起参军的儿时玩伴在他面前被炮弹炸成齑粉,电光火石间,这就是一回头的事。”26岁的亚美尼亚女孩塔特维克带着痛苦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忆。截至上周末,亚美尼亚方面宣布已有至少2300多名士兵阵亡,由于亚方是败退一方,难以全部清点遗体数量,实际伤亡数字料将更高。在阿塞拜疆一方,官方没有宣布伤亡数字。
 
全民悲痛之下,纳卡地区亚美尼亚人的情感最为真切。开战初期,一张神父手持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立于山间的照片传遍社交网络。这位“网红”名叫霍夫哈纳斯,也是一名亚美尼亚老兵,现掌管着纳卡地区达迪凡克(Dadivank)城的修道院。在1993年春季的战斗中,他所在的部队夺回了修道院和其他几处教堂。达迪凡克修道院建于9到13世纪,见证了外高加索地区近千年来的动荡历史,多次经历战乱却屹立不倒,已成为亚美尼亚教会的骄傲。手持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的霍夫哈纳斯神父

手持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的霍夫哈纳斯神父

“我绝不会把它再交给‘突厥人’,1993年我们拿回修道院时,发现‘突厥人’居然把它变成了养牛场。”与前来报道纳卡战局的法媒交谈时,霍夫哈纳斯始终以“突厥人”一词来称呼敌人,故意将阿塞拜疆人和土耳其人归为一类,仿佛眼下的战斗只是亚美尼亚民族与对方数百年斗争史的一部分。阿塞拜疆军队已近在咫尺,霍夫哈纳斯却坚称将“与自愿留下的居民一起坚守”。
 
责任编辑:良贤
首页 | 资讯 | 财经 | 国内 | 专栏 | 生活 | 关注 | 图库 | 艺术 | 关于 | 名人堂

Copyright © 2014-2016 中国经济报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7457号

电脑版 |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